4aqr0寓意深刻小說 託塔李天王笔趣-第八百二十六章李靖教子(下)展示-3r61v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听了李靖的话,殷素桦这才面色好看的多,不过脸上的神色还是不怎么好看,不过殷素桦却不得不承认,李靖的选择是对的,毕竟这大劫之中,以实力说话,只有实力到了,跟脚足够,这才能在这大劫之中生存下去,此时一家人团聚,也能说明李靖的选择是对的。
可是就是如此,殷素桦心中还是又有个疙瘩,还是不那么痛苦,虽然在此坐回座位之上,但是脸色阴郁之色,还是挂在脸上,而此时的金吒、木吒以及哪吒此时才如梦方醒,面容之上神色却是各异,
“父亲,此事确有其事?”
太低 啊听宇
此时平时比较木讷的木吒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道询问,虽然是询问,此时看他的状态,应该也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是这答案他不想要接受,木吒虽然看着木讷,不敏于言,但是其内心却是比较敏感,他很不想承认,那朝夕相处的师父,居然是这个面目。
可是最终李靖打破了木吒最后的一丝幻想,只见李靖轻轻的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件事不止是我一人的猜测,而且在申公豹和我那老师燃灯道人那里都得到过确认,你们不比怀疑其真伪,今日我如此说,就是让你们知道,其实你们师父与我师父度厄真人是不同的。”
李靖对于自己的师父度厄真人,李靖是崇敬至极,甚至都认为,没有几个师父,会像自己师父度厄真人一般,对自己如此照拂,李靖自己资质不行,经历了八次轮回,每一次都是度厄真人亲自护持李靖转生,然后渡其在自己门下,曾经还被人以为笑谈,即使如此,度厄真人还是对李靖一如既往。
凡人修真传 草根残剑
“这是我不让你们跟你们师父去西方教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就是西方教的教义,不瞒你们说,这为父在帝辛登基之后不久,曾经去过一次朝歌,那时候见过准提圣人,那次与准提圣人见面,这才真正的了解西方教的教义。”
大清,坑你没商量 老余
“西方教的教义虽然说是普渡众生,却是劝人出家礼佛,人间自有人伦纲常,若是世间之人全部被‘普渡’了,那么人族怎么存续?人们都被‘普渡’了,那么纲常伦理将何处容身?人族都被‘普渡’,那与人族灭绝有何区别?”
其实金吒和木吒对西方教的教义并不甚清楚,虽然李靖说的比较偏激,但是却并没有剥离现实,使得金吒和木吒听了,也无从辩驳,二人只能默默低着头,不发一言,哪吒还算好,就是被刚才李靖说几人是阐教金仙替灾挡劫之工具之时,有些失神,现在已经清明了许多。
此时的李靖见金吒和木吒并不说话,心中也是有些不忍,今天说出的东西,对无论是金吒、木吒还是哪吒,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可是李靖却是非说不可,因为李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进入西方教,让其斩断尘缘。
掠情邪少:戀上瘸子小嬌妻 曲曲
最关键的是,下一量劫应该是西方教的教义东传,这样的情况下,自座位阐教的护法天王,定然会和西方教产生冲突,到时候万一真的动起手来,若是在两军阵前父子想见,那该如何是好?难道他还真的能为了阐教灭杀自己亲子么?
总裁,许我一世可好
不过下一量劫之事,李靖却不好明言,因为在申公豹那里听说,之后还有一个大争之世,这李靖一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故此只能闭口不言,省着到时候惹出麻烦,而此时金吒和木吒似乎确实已经被自己的话说服了,见到这种情形,李靖暗暗欣喜的同时,准备再加一把力。
“至于你们怕没有人指导你们修行?你们且看!”
但願我能不愛妳
就在李靖开口之后,浑身的法力涌动,胸中五气轮转,化作庆云浮现在李靖的头上三尺之处,不仅如此,在那李靖的头顶三花在庆云之中摇动,随着每次摇动,自有玄而又玄的气势发出,在李靖放出胸中五气和头顶三花之时,一股纯正的玄门气息,自元神之内发出。
“胸中五气,头顶三花?”
“金仙元神?”
“庆云神通?”
金吒、木吒以及哪吒的关注点虽然不同,但是对李靖显现出来的元神修为都是大为吃惊,要知道,阐教的众人,包括他们的师父,都时常感慨,李靖只修肉身,不修元神,并非大道,自远古以降,没有修炼肉身成道者,可是此时李靖居然展现出金仙修为的元神,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
“父亲,你……”
“夫君……”
三國卑鄙軍閥
此时无论是三吒还是殷素桦,都不由的惊呼出声,而李靖在散发出金仙元神后,片刻之后,那庆云和三花都消失不见,是李靖把这元神收入体内,有后土娘娘的封禁之术的遮掩,在李靖收了元神之后,众人竟然都看不出一点端倪,故此都惊诧的看着李靖。
“没错,我是有元神,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仙,不过这算是为父最大的秘密,知道我有元神之人,不够一掌之数,老大、老二,你说我现在金仙的修为,可够交辅导你们的修行?”
听到李靖的话,金吒和木吒不由的默然,李靖既然已经是金仙的修为,而且探查那气息,是纯正的玄门气息,也不是用什么旁门左道硬生生提上来的修为,故此金吒、木吒见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金吒踌躇一下,开口道。
情深婚切:亿万BOSS缠不休 我东归
“父亲,你不是修炼的巫族秘法么?众所周知,这巫族不朽元神,不敬天地,故此这才泯灭在岁月长河之中,而你明明修炼的是巫族秘法,为何、为何……”
金吒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金吒也知道,这已经事关李靖最核心的秘密,虽然是亲子,但是如此问,其实是有些不妥,但是对于金吒来说,这恰恰是他最为疑惑的,也没听说在洪荒之时,有哪个巫族有元神的呀?
金吒的问题,恰恰是包括在殷素桦在内的众人好奇的之所在,面对众人探寻的目光,李靖踌躇一下,开口道:“其实我这元神,是一位长者利用大法力凝聚的元神之引,随后在为父的体内孕育很久,这才有如此的修为,至于这位长着的姓名,为父还真不方便透露。”
“现在洪荒之中,很少人修炼这巫族秘法,就是因为不修元神,终究难以踏入大道,但是若是被人知道,为父已经有凝成元神之法,到时候很多大神通者都会觊觎,现在为父的实力还不足以应对这些威胁,故此为父还是要隐瞒这元神,但是指点你们二人修行还是足够的。”
“为父当年在玉虚宫之时,也蒙得阐教圣人大老爷赐给阐教玉清仙法,说开来,我的修行也是以玉清仙法为骨,故此说来我们的道法也是同源,虽然我不如你们师父对玉清仙法理解的深刻,但是我教导你们应该是够了的,更何况,我的师父度厄真人就在昆仑山,他老人家大罗金仙的修为,教导你们是绰绰有余。”
此时李靖针对金吒提出的三条理由一一的化解,不得不说,今日李靖已经把自己全身的秘密已经全部抖了出来,为的就是说服金吒和木吒,此时金吒和木吒或许是今天一时之间接受的信息过多都显得比较的木讷。
極惡皇後 藍惜月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今日回去,你们好好思虑一二,想想今日为父所说,若是有疑问,你们随时都可以来为父这里来询问,为父真的不希望有一天,你们真的斩断凡尘,与我和你母亲断绝关系!你们去吧,为父今日也累了!”
80後職場新鮮人生存手冊 吳少銀
金吒、木吒以及哪吒听了,便转身离去了,一时之间,这屋中只剩下李靖和殷素桦,场面极为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