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四百二十一章 援救和失陷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有神鸟的轻啼声响起,巨大无比的阴影遮天蔽日——师北海!
却是天庭的众人,已经是强行撕开了空间出现在了战场上。
“看来,巫族已经是放弃了军阵体系,重新走上了他们原本的法阵之路。”而在万寿山之外,一路赶到此间的师北海和三清道人,看着那被割裂出去的一片虚无,也不由得满目的凝重。
虽然巫族放弃了他们快要登临巅峰的军阵体系本该是一件值得天庭庆幸的事,但看着此刻十二祖巫所割裂了天地的法阵,师北海他们的心头却没有丝毫的欣然。
因为此刻,拦在众人面前的,十二祖巫所形成法阵,其威能,可谓是远远的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有口皆碑的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二十一章 援救和失陷分享
巫族的法阵,在场的众位神圣们之前都是见过的,毕竟第一次众人踏出紫霄宫的时候,被十二祖巫堵在紫霄宫大门之前的经历,是每一位神圣们都无法遗忘的过往。
虽然那一次十二祖巫因为这法阵还不够完善的原因,被东皇太一的舍身一击撕开了一条缝隙,但那法阵的威能,已然是毋庸置疑。
而在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法阵,比之于他们曾经所见到的,更是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众位太乙道君们看得分明,这法阵分明是将一部分天宇从这洪荒天地之间给割裂了出去,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损耗整个洪荒天地的元气和底蕴——按常理而言,这种行为,必然会受到这洪荒天地的反噬,但此刻,这些太乙道君们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十二祖巫割裂了万寿山的存在之后,这洪荒天地非但是不曾对十二祖巫的行径发生反噬,反倒是因为那法阵的存在,正在一点一点的剥离那万寿山和洪荒天地之间的联系,就好像是此刻要割裂那万寿山的,不是十二祖巫,而是这洪荒天地自发的行为一般。
“以我意代天意——巫族的法阵,其威能已经是强大到了这般的地步吗?”
看着面前那被无数的混蒙气息所笼罩起来的法阵,法阵之外,云中君以及师北海等人接连对那法阵发起了攻势,也都难以撼动那法阵的存在,更不要提破开这法阵救出法阵当中的太真道人了。
而云中君则是默不作声的看着面前那被无穷混蒙气机所笼罩起来的法阵。
此刻,展现在云中君面前的这法阵,终于是展现出了十二都天神煞阵所应该具有的威能——那混蒙的气机笼盖之下,就算是云中君以望气术,都看不出这法阵之内的虚实,法阵当中所有人的气运,不知道是被这法阵给遮掩了起来,还是被这法阵给彻底的截断。
“云道友,该怎么办?”看着这一幕,白泽道君和师北海心头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后悔的神色——若是在云中君找到他们的那一刹那,他们便是听从云中君的话,直接展开举世无双的极速拦下太真道人,那么此时的太真道人,也不会陷落于十二祖巫的手上。
“去周山!”云中君的神色变幻着,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便是有了决意。
十二祖巫此刻是施展出来的十二都天神煞阵,乃是传说当中这天地之间最为极致的三大法阵之一。
十二祖巫的实力,丝毫不下于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而此刻十二祖巫更是施展出了这绝阵,以他们当前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破开这法阵,将法阵当中的太真道人给救出来的。
“去周山!”云中君神色冷厉,“通往九幽之界的门户,就在周山之下,我们从周山之下杀进九幽之界当中,我倒要看看,十二祖巫是想要太真道友手上的五行金之权柄,还是要他们的九幽之界!”
“只能如此了!”众位太乙道君们都是相互对视一眼。
云中君的这决策,虽然显得不近人情,但却已经是当前的局面下最优的选择了——他们的力量,不足以破开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继续在此间消磨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反而是令太真道人陨落的可能性变得更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往九幽之界,各位道友先行一步,我自回天庭当中点齐士卒——这一次,定然是要在那九幽之界当中扎下根来。”云中君高声的道。
“就按云道友你说的办。”云中君的声音当中,师北海等人同样也是心领神会,高声的回应道,然后伴随着神鸟的啼唱,遮天蔽日的阴影过后,一众太乙道君们的身影,都已经是从那十二都天神煞阵之外消散。
……
“怎么办?”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的几位祖巫,对阵法之外那些师北海等人的声音自然也都是听在耳中。
一时之间,十二祖巫也都是纠结起来,不知道是继续是在这万寿山中扑杀太真道人和镇元子,还是应该先舍了两人回援周山和九幽之界。
若是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他们下一次想要抓到太真道人他们的痕迹,想要从太真道人他们的身上强夺那五行权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更有甚至,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但若是非要将面前的两位太乙道君给斩杀的时候,天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杀进九幽之界给巫族的士气所带来的打击,堪称是无可估量——十二祖巫好不容易,才是以那周山朝圣之举,将巫族的心气给拉了起来,若是为此又被天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给打压下去的话,那十二祖巫想要继续将巫族的心气给拉起来,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
一方面,是自己等人的实力,另一方面,则是整个巫族的士气,这两者之间的斟酌,实在是叫十二位祖巫难以决断。
“帝江,依你之见,我们要攻破万寿山的防御,还需要多久?”刹那之后,烛阴便是问道。
“万寿山上的两件先天灵宝,那勾连土之权柄的,乃是一件专精于防卫的先天灵宝,而太真道人的昆仑镜,也有诺转时空之效,我们之前略有犹疑,便是被他们两人察觉到了变故,如今他们两人已经是彻底的转入了守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想要撕开那两件先天灵宝的防御,就算是动用最后的底牌,也需要十二个刹那以上的时间。”帝江计算了一下。
“十二个刹那——以师北海的脚程,这十二个刹那的时间,只怕是足够他出现在周山了。”烛阴快速的出声,“罢了,这最后的底牌,乃是为了太一而准备的,若是为了镇元子和太真两人便暴露出来的话,实在是太过浪费。”烛阴迅速拍板道。
“这样,我们兵分两路,帝江你带其他人回援周山,我和共工他们继续守在这万寿山中——他们给我们选择,那我也给他们一个选择,是要在周山和你们纠缠等着太真道人陨落于我等围杀之下,还是要舍弃周山前来此处救援太真道人。”
“他们若是放弃太真道人也就罢了,若是他们回返的话,你们便也同样折返,我等也舍了太真道人,重新结成十二都天神煞阵,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盖于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烛阴同样也是足智多谋之辈,对于云中君给他们的困局,立刻就做出了对应的决策来。
——这一战当中,云中君他们想要救援太真道人,想要在九幽之界当中撕开缺口,而烛阴却是反过来,想要将云中君,将师北海,将三清道人等这些天庭当中的元老,都给一网打尽!
……
“不出云道友所料,十二祖巫果然是选择了分兵。”当万寿山之外,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阵发生了新的变化,同时也出现了些许的破绽之后,和云中君一起借着师北海离去的动作而隐于此间的三清道人,也是点了点头。
“现在,以我们的能力,已经可以撼动巫族的这法阵了。”上清道人观察着因为少了几位祖巫而出现破绽的法阵,目光当中满满都是跃跃欲试的模样。
“万万记得云道友的嘱咐,不可恋战,救出太真道友之后便速速离开。”
“若不然的话,我们来救太真道友的局面,变成天庭众神来就我们的局面,不知道要被人笑上多少万年。”玉清道人按住了上清道人的肩膀,又提醒了一句,对他喜好颜面的他而言,若是碰到这样的局面,无数万年被人当成笑料,还不如是死了来的清净。
“我知晓了。”上清道人也是神色凝重——去往周山的几位祖巫随时有可能回援,和留在万寿山的几位祖巫联手重新结成阵势,将他们封锁于其间的这种可能,云中君在和师北海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自然也是对三清道人他们提起过。
沉下思绪的同时,上清道人的意识,便已经是落入了腰间的长剑上,而在他的身边,玉清道人以及太清道人同样也是将自己的气机和法力勾连起来,与上清道人融为一体。
两仪,三才,四象,以及初始,造化,灭绝——三种不同的力量,于此之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平衡。
整个天地的生灭造化,都在其中流淌。
下一个刹那之间,凌冽无比的剑鸣声响彻与天地之间。
那一瞬之间的剑光之下,所有关注着万寿山的修行者们,都只觉得自己的眼前,自己的脑海当中,都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
只是看着那剑光,他们的意识便仿佛是从脑海当中被抹除了一般。
而在这剑光之下,余下六位祖巫在万寿山之外所结成的阵势,也同样是四分五裂——那剑光,精准无比的切入了六位祖巫所布下的这阵势的破绽当中,一瞬之间,便是将这正是分成了六片不同的天地,六个天地当中,六位祖巫之间的联系,也是随之彻底的断去。
而在六位祖巫之间联系断去的同时,那以六位祖巫作为阵眼的法阵,也是随时堙灭。
那被从天地之间割裂出去的万寿山,亦是重新出现在了洪荒天地之间,万寿山周遭,时空剧烈的震荡起来,原本已经在巫族的法阵当中所崩溃的种种法度,种种权柄,也是在那扭曲的时空当中飞快的复原。
“太真道友,走!”重归于洪荒天地的刹那,三清道人的声音,也是清清楚楚的太真道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走!”听着三清道人的声音,太真道人也是快速无比的朝着镇元子出声,那昆仑镜的光芒跳跃着,将整个万寿山一起裹住,顷刻之间便是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
……
“太真道友他们应该已经安然无恙了吧。”在去往天庭的路上,那灿烂无比的剑光绽放出来的时候,云中君也不由得为之失神——那剑光之下,无论是他衣袖当中的森罗万象刀,乃是他藏在弱水河当中的天河剑,都在嗡鸣着。
“他们是否安然无恙,我不清楚,但你怕是回不了天庭了!”
云中君为那剑光感慨的时候,他面前的空间陡然之间便是扭曲起来,然后一个穿着银色衣衫的人,从那扭曲的空间当中踏出来,随着这人的脚步声,云中君周遭的空间,都是一寸一寸的凝固起来。
这一瞬之间,云中君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落入了蛛网当中的飞蛾一般,他周遭每一根纵横的经纬,都是变成了束缚他的力量。
“帝江!”云中君顿住脚步,他的衣袖当中,森罗万象刀滑落下来落于他的掌心上——他完全没想到,本该是回援周山的帝江,并不曾出现在周山,反而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起来,对于我的出现,云道君很是意外啊,那云道君以为,此刻我该出现在什么地方呢?”
“周山?还是万寿山?”帝江不慌不忙的朝着云中君靠拢。
每一步落下之后,云中君周遭的空间,都会变得更加的凝固,从水流,变作琥珀,最后化作玄冰……
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云中君便是对时间和空间的力量,都有了基本的掌控——但在帝江的面前,云中君对空间的掌控,便如同是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想过,要不要去周山阻拦师北海他们——但我细想之下,就算是在周山拦住师北海,也不过只是平手,多一个我,少一个我,与战局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但云道君你就不同了,要斩杀只得灭之境的你,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
爱不释手的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四百二十一章 援救和失陷讀書
“真想知道你这位天庭第一战神,后天第一道君陨落于此的消息传回天庭之后,东皇太一脸上的表情——可惜,你看不到了。”帝江屈指一番,云中君的面前,一条空间裂缝便是随之炸开,纵使云中君极力躲闪,但这一条转瞬即逝的空间裂缝,也依旧是在云中君的脸上拉出了一条血粼粼的口子来。
而在这一条空间裂缝之后,云中君周遭,所有纵横的经纬,仿佛都是化作了天地之间最为锋利的刀刃一般,无论云中君怎样辗转腾挪,帝江手中,空间所化成的兵刃,都会是如影随形而来,在云中君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口子。
“你也不必试探了。”见云中君还没有放弃的意思,帝江的声音便是忽的又响了起来——“我为空间之祖巫,这周遭所有的空间,都在我的掌控之下,除非是我死,否则你绝对不可能会有脱身的机会。”
虽然只得灭之境,但云中君再怎么说也都是一位太乙道君,临死之前都是反扑,必然是危险至极,是以,就算是此刻帝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胜势,但他依旧是不紧不慢的以言语动摇着云中君的心志,想要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将云中君斩杀于此。
言语之间,又是一条纵横的经纬扭曲着,呈十字状朝着云中君席卷而来。
避无可避之下,藏在云中君衣袖当中的森罗万象刀,终于是在这凝固的空间当中绽放出了自己的光华。
——出乎帝江意料的是,这一刀落下,刀光之下的,并非是他帝江,而是这森罗万象刀的主人,云中君自己。
一刀之后,云中君的身影,便似乎是被彻底的绞碎了一般,化作无数的碎片四散而动,在虚实当中渗透游离起来。
恍惚之间,似乎是有一只庞大无比的蝴蝶,在这凝固当中的空间当中展开了自己的翅膀,那翅膀的覆盖之下,真实与虚幻的界限,被彻底的混淆。
云中君明明就站在帝江的面前,但认识那无数的空间裂缝纵横着交错着从云中君的身上掠过,云中君的身上,都看不到有任何的伤痕。
“虚实之变?不错!”看着这一幕,帝江不由得挑了挑眉头,言语当中也露出了赞许的神色,这虚实之变,正好就是他们巫族的短板,云中君在这紧要的关头,还能够想要以这种变化还躲避他的杀伐,这种应对,也却是是配得上这后天第一道君的名分。
“但问题在于,我本就没想过要将云道君你速杀于此间啊!”帝江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