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六十六章 不若尋源去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听完张御这番话,神情严肃了几分,他是与张御一同前往搜寻四神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四神”实际上不能说不厉害,光以暴露出来的易虫和佐姆之鳄来看,若是一个文明没有相对应的手段,那么轻而易举就可被其毁灭,也就是碰上了天夏,才是顷刻间就被镇压了。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说对天夏就没有威胁了。
那两个神异生灵当初是直接来找天夏上层的,要是其去攻击天夏的中下层,那在天夏反应过来之前,也一定能够造成异常严重的破坏了。
他道:“张廷执,复神会这些时日还有动静么?”
张御道:“复神会在四个神异生灵消杀后再没动静,这恐怕不是他们不想动,应该是手中所掌握的力量不足了,可如今只是遏制了复神会罢了,其余地界并无法兼顾,想要断绝莫契神族的接引之力,几无可能。”
复神会只在天夏疆域之上,还比较好清剿,可除了莫契神族除了复神会,也一定还有别的布置,比如那些在荒原之上的古老之神的信众,或者某个隐蔽起来的神国,那根本无从寻觅。
林廷执考虑片刻,道:“此事机固然困难了些,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张御道:“林廷执是打算借助法器么?”
林廷执沉吟道:“不止是法器,这里还需要用到推算之法,我还需寻钟廷执几位一同商议一下,此法也只能试上一试了,不一定能保证必定能成,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他看过来,道:“张廷执,若依你判断,认为这些异神当会什么时候到来。”
张御道:“御之前便思量过此事,以现在的浊潮变动之机,或许数载之内此辈便会到来,但亦可能会延后,未来数十载中当是最为危险。
若是到了六十载之上,那便不必考虑了,以我天夏之强盛,六十载之后,此辈已是不足为虑了。”
现在天夏占据上层,一日强过一日,每一个纪元的主宰的力量都是有其上限的,按照他估算,若以伊帕尔全盛之时来比较,天夏可以轻而易举将之击溃,莫契神族比起伊帕尔当是更强,但也不会没有限度,至少他们抵挡不了浊潮。
故他以为,数十载内或许此辈还对天夏有些威胁,但在此之后那基本没可能了。
说到这里,他轻轻把袖一拂,清玄道宫之外,霎时一片云海翻涌,他道:“但与其待此辈寻来,还不若我辈先是寻去。”
林廷执看向他,道:“张廷执之意先攻此辈?”他点了点头,“若能这般,当是最好,可那些古老之神能寻到我们,许是依靠内层内应和灵性预言,可我们没有内应,又如何寻到他们?寻不到则反击无从说起。”
张御道:“有一个突破之处,从那处神台遗留下的痕迹上来看,当初第一代神王很可能去到了莫契神族所在之地,他不见得是去与莫契神族死斗的,很可能是出于别的什么目的。
假设祂就在那里,我们有伊帕尔神族留下的尸骸和血脉,御这里还有益木,以此可以重新诞生出伊帕尔上层的神族,并用其血脉追溯源头。
他说伊帕尔第一代神王不是去死斗的,而且怀着某种目的,这并不是胡言,而是从那场争斗中推导出来的。
神王的身影在消失后,那些上层护卫一直守在拱门之前,并不曾离去,但是后来却有本族的护卫前来截杀他们,这怎么看都像是阻止这位神王归来。
可是只有知晓这位可能会回来,族中才会做出这等举动,所以他认为这位神王现在多半还在间层深处,有极大可能就与莫契神族在一处。
他道:“这里恐还需要用到那些神台,还要劳烦林廷执能尽快修复了。”
林廷执从容道:“林某虽还未见到这些东西,但以我天夏的技艺。自信却也不难修复并另行打造。”
他听了张御描述后,差不多已是能猜出这些神台的关窍了,其实以天夏的技艺,把这些从无到有造出来也是不难,但是需要前期的摸索和时间,这里最吃功夫,可要是有东西参照,那就能省却这一步了。
张御点头道:“那就拜托林廷执了,若我天夏能得有类似之物,诸多破碎间层就能彼此牵连,我们就不必处处分力布置,只需要看顾几个重点所在,其余地界只需设布一些戒备就是了,这样一旦遇险,随时可把力量调集到一起。”
林廷执道:“未虑胜,先虑败,若可战敌于外,我天夏必能少些损伤。”
要是能把对抗放在远离本土的地方,那是最好不过了。尽管天夏还有元都玄图,可是若有其他法器作为辅助,那么玄图可以用在更为关键之处。
林廷执此刻想起一事,道:“张廷执可曾见过那些莫契神族么?
张御道:“或许有一些,但是无法确定。”
那些与伊帕尔神族守卫交战的神异生灵,并不是来源于一个种族,说得上是彼此各不相同,不过他怀疑就有莫契神族在其中。
他手中掌握的文献记载上,莫契神族从没有对自己的具体描述,而在传说之中,则各种各种的描述都有,故他怀疑莫契神族不是一个单纯靠血脉维系的种族,而是一个以力量层次划分的文明,这样也就没有固定的形体了。
假使如此,这样的族类反而更不易对付,其完全已经脱离了血缘范畴了,任何人,任何种族都可以是莫契神族。
两人又商议了一会儿,林廷执道:“张廷执之见,林某已然知悉,下月廷议之上,当诸廷执商议此事。”说完之后,他便出言告辞。
张御起身相送,待送走林廷执,回到内殿之后,立刻又着手传下命令,对间层之内的那些征伍做了一系列的安排。
他令各征伍不必急着探询,而是先巩固修筑已有的驻地,等到仿造的神王座驾弄出来之后,那探询起来也就容易许多了。
但同时也要防备莫契神族提前打过来,此辈可不同伊帕尔,从预言来看就知是有着周密安排的,而且手段防不胜防,破坏力极大,目前来看是一个劲敌,必须慎重仔细一些。
他从案上拿起一份书信,这是梁屹送来的文书。
这位做事很谨慎,也或许是自家还在受罚的缘故,似这些重要而不紧急之事,都是以可做备案的文书送至,而不是通过训天道章传讯。
他翻了下,梁屹做了多日的探查后,认为很可能已然找到了灵性预言上那个神之躯壳,这也是他认为这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人。
这个叫瑶璃的少女现在已然安排在了东庭,如此借助东庭大阵和益木来隔断与灵性力量之间的牵扯。
张御思考了下,预言力量不曾耗尽,那就不会消失,只会发生扭转,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
但有些特殊的目标是无法更改的,而因为因预言在灵性力量耗尽之前是必要求实现的,甚至做出预言之人自身也可能被此束缚,所以强攻东庭的可能不能完全排除。
他目光落在书信上,其实还有一种方式,古老之神归来之时选择东庭作为突破口,那么却是正好契合预言。
他抬头看向舆图,看来东庭的布防还需加固。
时间又是过去半月,这月中廷议之上,林廷执按照此前张御商议好的事机,提出通过伊帕尔第一代神王的线索,找寻莫契神族上层所在,并主动进攻的建言。
诸廷执商议下来后,皆是认可张御与林廷执的建言。毕竟以往是不知敌人何在,那么就只能处于守势,现在既有知悉其所在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介意提前解决麻烦。
廷上通过此议之后,张御决定立刻着手实施,他从光气长河回转清玄道宫后,在蒲团之上端坐下来,随后意念一动,伸指一点,霎时神气落下,霎时在殿内化为一株幼苗。
同时他将从玄廷处得来的一瓶丹液倾倒下去,下来他便不断引导清穹之气化变灵机灌入其中。
这一株幼苗渐渐生长,随着不断拔升,很快长到了三丈多高,茂密的枝叶生出了出来,并有一枚枚拳头大小的果实结了出来,这些果实之中蕴藏着澎湃的生命力。
张御望着那枚果实,催化出一个伊帕尔神族来,以往他做不到,现在有了清穹之气相助,却是可以轻易施为。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六十六章 不若尋源去相伴
不过这一株益木只是益木神气的投照,并不是全盛时期的伊帕尔神木,那时候此树内穹间穹无处不在,枝干更是探伸到外穹之中,这样才够承担复生伊帕尔一族的力量,现在却是远远不足的,此中生灵即便能蕴生出来,层次也是较低,或许连一个神人值司都无法比过。
可他也不需要这个神族的层次有多高,只要是有着较为上层的血脉,可以由此追溯到第一代神王身上便可。
在清穹之气不断催化之下,那一枚枚果实终于从树梢之上掉落下来,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沉寂不动,生机也是渐渐消失,唯有一个,似有微弱的心脏跳动般的声音自里传出,片刻之后,果实表面便生出了一丝丝细密的裂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