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大周仙吏 起點-第123章 震懾鑒賞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大周仙吏
李慕没空理会这条龙,快步走到几名哨兵之中,用法力在他们体内探查了一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收回手时,李慕脸色阴沉,十名哨兵,有七名被废了修为,三位身受重伤,李慕先用心经佛光为三名重伤员稳住了伤势,又给了他们几瓶疗伤的丹药。
那七名丹田被毁的哨兵,救治起来更为麻烦。
李慕需要炼制一炉天阶丹药,为他们重塑丹田,好在他的储物空间灵药十分丰富,大部分都是幻姬给他的,帮助他们恢复修为只是时间问题。
他才刚来南郡,便亲眼目睹了两场边境冲突,足见申国的边防军已经嚣张到了什么程度。
半个时辰之后,李慕在宋宣等人的带领下,来到南军主营。
南军共有十军,其余九军,由第一军统领,在这里,李慕见到了南军第一军统领。
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修为只有第五境,见到李慕时,对他拱手行了一礼,说道:“李大人,久仰大名。”
李慕开门见山的说道:“客套话本官就不说了,这几个月来,南郡民心念力太过低迷,本官是为此事而来。”
说起此事,这名南军统领一拳砸在桌上,说道:“这群畜生,不敢和我们正面硬碰硬,就到处扰乱百姓,每每等到我们赶到,都为时已晚,百姓被他们扰的苦不堪言,他们行踪不定,几个月来,南军也不过才抓了十多个,为此,我军将士也阵亡了数位……”
李慕问道:“他们人呢?”
张统领道:“关在牢里。”
这时,有一名副将匆匆走进大帐,说道:“将军,申国那边又来人了,他们在外面闹,要求我们放了他们的人。”
张统领怒道:“放,放他娘的狗屁,放了他们,难道我们的将士就白牺牲了?”
帐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一名奇装异服,皮肤黝黑的男子闯了进来,他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大周官话,大声说道:“你们无权处置我们大申的人,哪怕是他们在你们国家犯罪,也要移交给我们大申处置,这是你们先帝制定的法律!”
张统领在李慕耳边小声说道:“这虽然是先帝制定的规矩,但这人绝对不能放,我们的将士不能白死,申国一定要对此付出代价!”
李慕走到那申国人面前,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先帝已经死了五年了,现在,这条规矩改了,大周乃天朝上国,异国人在大周犯罪,罪加一等。”
那申国人横眉道:“你是谁,一国律法,是你说改就改的吗?”
李慕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还真是。”
他看向张统领,说道:“把申国的人犯带上来。”
张统领抱了抱拳,吩咐左右道:“把人带上来。”
几人走出去,南军大营之外,竖立着一排石碑,张统领对李慕解释道:“这些都是南军这些年牺牲的将士,我只能将他们的遗体埋在这里。”
这些石碑上刻着名字和生辰,李慕目光望去,从生卒时间来看,有些战士牺牲时,也才不过十八九岁。
十三名申国犯人被带了出来,看到外面站着数十名他们的人,还以为可以回去了,脸上露出笑容,正要走过去,却被身后的南军战士死死摁住。
李慕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带他们过来。”
十三人不停的反抗挣扎,最终还是被押了过来,站在这些墓碑之前。
李慕淡淡道:“让他们跪下。”
十三人身体直挺挺的站着,没有一人跪下,李慕目光看着他们,身上有一股无形的气势透体而出,这十三人忽然觉得身体压力倍增,犹如大山压顶,他们咬牙想要继续站立,但背却弯了下去,随着头顶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的膝盖也弯了下去,最终只听到十余道“砰”“砰”的声响,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如果不跪下,那股力量会将他们的骨头都压碎。
那名申国军中的使者见此,带领十余名随从便要上前,李慕转头看了他们一眼,身外气势横扫,此人和身边十余人忍不住倒退数步,被一道恐怖的气息锁定,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额头汗如雨下。
站在李慕身边的张统领也感受到了这道气势,心中震动无比,传说中的李大人,比他想象还要强大。
营帐前一片安静,李慕低头看着跪着的第一人,问道:“他犯了什么罪?”
一名副将走上前,说道:“此人奸淫了南郡数名女子。”
李慕随手抽出那副将腰间的佩刀,以指为笔,在刀身上画了一个符文,然后说道:“在我们大周,奸**子,处三到十年徒刑,情节严重者,可处死刑,你奸淫数名女子,判你个斩立决不过分吧?”
在那强大的气势压迫下,那申国修行者根本无法开口,他只要开口泄气,便会被这气势压垮。
他不能开口,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李慕手起刀落,一颗人头滚落,滚烫的鲜血从无头尸体中滚落,染红了前方的土地。
刀上刻画了符文,一刀下去,魂飞魄散,肉体死亡,连元神魂魄都不会留下。
张统领眼皮跳了跳,很快目中便只剩快意。
他也想这么做,但却没有李大人这份魄力。
申国使者面色铁青,但在那道气势压迫下,却不能前进一步,甚至连张口都十分困难。
敖润脸色惨白,偷偷的向那敖称心身后躲了躲。
敖称心一开始敢表现的那名硬气,无非是认为,没有人类敢屠杀龙族,但现在她不敢赌了。
从刚才开始,这名看似温和的男人,已经连杀两人,他下手是这么的干脆,这根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他或许真的敢屠龙。
敖称心不能用自己的命去赌,也不敢用自己的命去赌。
她此刻只有后悔,早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可怕,就算是答应父亲,和东海那个她看不惯的家伙成亲又能怎么样,总比逃婚要好,才逃出来半年,内丹没了,现在连小命都不保……
她眼里闪动着泪花,心中无比懊悔道:“爹,我错了,你快来救救我吧……”
李慕砍了第一人,又看向跪着的第二个人,问道:“他所犯何罪?”
那副将深吸口气,咬牙道:“恶意冲击我军哨卡,我军一名哨兵因此人而牺牲。”
“死罪。”
李慕再次挥刀,又一具无头尸身倒下。
“此人屠戮边郡数名百姓,收集魂魄修行。”
“死罪。”
“此人……”
“死罪。”
……
随着十三具无头尸体倒地,军帐周围,已经一片寂静,无论是南军将士,还是申国使者,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周围静的他们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很快的,那名大周的年轻人便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并不大,却让申国那十余人遍体生寒。
“从今日起,申国护卫军擅自越过国境者,废去修为遣返,冲击大周哨所,挑衅大周军士者,杀无赦,祸乱大周,扰民伤民者,杀无赦,在湖边发现他们,便将他们溺死在湖里,在山中发现他们,便将他们吊死在树上,绝不姑息放过一人!”
他撤了气势,那名申国使者以及他的随从,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李慕看了他们一眼,对张统领说道:“将他们遣送出境,把这十三人的尸体,摆在国境线上。”
大周和申国国境线绵长,仅凭稀疏的哨所,是拦不住申国人的,唯有用铁血手段,将他们杀惨了,杀怕了,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南郡之乱。
自修行以来,李慕很少动杀心,但看着南军大帐前的那一个个墓碑,那些牺牲的大周将士,他的杀意前所未有的大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大周的一份子。
他站在十三具无头尸身之前,转过身,目光正好看向面色惨白的敖润和敖称心。
在李慕不含任何感情的目光之下,一蛟一龙的身体同时一颤。
敖称心抖了抖,连忙说道:“不,不要杀我,我可以替你们守着那座湖,也可以当你的坐骑,你难道不想拥有一头龙当坐骑吗?”
这番话没有让李慕有所动心,但敖润却一个激灵,身上所有汗毛倒竖,魂都快被吓出来了。
如果主人收了这条龙当坐骑,不是没他什么事情了吗?
论实力,他没有这头母龙强。
论身份,他是蛟,对方是龙,他也低龙一等。
论性别,主人如此好色,不管白天还是晚上,肯定更喜欢骑一头母龙,而不是一头雄蛟,这样一来,他就一点儿价值都没有了。
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李慕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恸哭道:“主人,不要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有了新龙就忘了旧蛟,您可以骑这头母龙,我去守着那个湖,您不要杀我啊……”
李慕将他踢开,没好气道:“谁说要杀你了。”
踹开敖润之后,他看着敖称心,淡淡道:“虽然你是被逼迫的,但这并不能抹去你的罪行,罚你为坐骑三年,你可愿意?”
敖称心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愿意,我愿意成为你的坐骑!”
虽然龙族有龙族的尊严,但任何时候都是性命重要,不过是给这个可怕的男人骑三年而已,三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她就立刻飞到海里,内丹也不要了,一辈子都不会再出来。
李慕看了她一眼,说道:“不是成为我的坐骑,你的主人另有其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曾经答应过,给女皇抓一头龙当坐骑骑着玩,这头小母龙正好适合,以女皇的性子,三年之后,她恐怕就玩腻了,到时候再还她自由,也算是他又完成了对女皇的一项承诺。
听到自己不是当他的坐骑,敖称心心里稍微有些安慰,希望她的主人不是男人,如果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就再好不过了。
李慕目光再次望向那一排墓碑,看着那上面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对张统领道:“我想给这些英雄们建一座碑,碑上铭刻他们的名字,供后人敬仰。”
张统领点头道:“我来安排,只是此碑应该放在哪里?”
李慕想了想,说道:“放在申国人入关的国界边上。”
大周与申国多年通商,南郡边境设有关卡,大周商人出关,申国人入关,都要通过一座小城。
这一日,一块巨大的石碑凌空飞来,落在这座位于大周和申国边境的小城之前。
石碑高约十丈,其上雕刻有玄奇的花纹,碑体上还秘密麻麻的刻有小字,石碑之下,跪着十几具申国人的尸体。
申国护卫军因为自己国家十余人被杀,早就在国境前集结了队伍,看到这一幕,更是怒不可遏。
“该死的周国人,居然这么羞辱我大申将士!”
“我们的朝廷太软弱了,如果我们向大周出兵,很快我们大申就是祖洲最强大的国家。”
“周国的皇帝居然是女人,女人当皇帝的国家,凭什么是祖州最强大的国家,这明明是属于我们申国的称号!”
“他们居然还这么羞辱我们的将士,我发誓,我要杀十个周国人为他们报仇!”
“可是周国说了,我们越过国境线就废修为,触犯周国律法就杀无赦……”
“你这个懦夫,这是为了大申的荣耀,死又如何?”
……
两道人影站在大周国境之内,各种不堪的言论入耳,张统领道:“这些申国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若不是开战劳民伤财,我朝历代都秉持和平,大周铁骑早踏平了申国……”
李慕望着群情激愤的申国人,淡淡道:“看来这吓不到他们。”
张统领道:“我与他们打交道多年,他们就是这样,不仅盲目自信,而且嘴硬……”
李慕想了想,说道:“看来仅仅是斩了他们还不够。”
连处斩都不够,还有什么是比处斩更可怕的,张统领疑惑道:“李大人还打算怎么做?”
李慕取出和尸宗的传音法器,输入法力,等待许久,对面才传来陈十一恭敬的声音:“大长老有何吩咐?”
李慕淡淡道:“带两名长老,来大周南郡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