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起點-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窗外閲讀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林间厚厚枯叶沙沙响。
白雨珺一步一步如普通人那般登山,向上攀登,走出密林后看到山岩险峻,苍松古柏扎根岩缝,风吹松针簌簌响,青石山脊被风雨打磨的光滑。
沿着光滑陡峭山脊继续向上,清晰可见青岩山脊两侧雨水冲刷道道时间印痕。
在白雨珺眼里。
高山也好矮峰也罢,山无贵贱之分。
古老,久远,世间每一座山都有属于自己的神圣。
山巅岩石,一株两丈高奇松如伞。
白雨珺面无表情走到伞下,两丈高奇松实则存活万载有余,风吹雨打磨炼风骨,享日精月华扎根岩缝,只待机缘即可诞生灵性,而这个机会已经来了,神龙驻足而沾染龙气。
山风徐徐,吹散登山带来的些许闷热,尖耳朵听到风的声音很好听……
站于高处举目四望,山川尽在眼中。
“山脉呈二龙环绕之势,龙气盘亘而自敛,与龙族有关。”
似乎有什么莫名气机在遮掩。
正因此导致宝地不显,没有人族或其它大妖神仙入住,又或者神秘气机让生灵自动将此地忽略,过目即忘。
尖耳朵晃了晃,歪着头注视这片古老山林。
“奇怪,有点儿熟悉……”
美眸中带着一丝茫然不解。
懒得多想。
拿出白色纸伞,撑开后抓着伞柄迈步跃下山峰,任由纸伞带着朝鲜花盛开的山谷滑翔,随山风滑翔飘荡,慢悠悠,认真查看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从岩石山峰悠然飘下。
精华玄幻小說 新白蛇問仙 起點-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窗外相伴
穿过半山浓雾,再入目是金色阳光下五彩鲜艳的花海。
花树缤纷,清澈溪水流过草丛,没有仙家洞府的圣洁,却有种舒心感。
洁白布鞋轻轻落地,收拢纸伞单手拿着。
“呼……”
多久了,自从吸纳荒芜世界至今一直很压抑。
注视未来给了自己太大压力和恨,憋在心里很久,任何方法都无法化解,即使寻老惠贤也无用,龙心非所谓经文能够施加干扰,凡人之所以无限信服也只是过于神话夸大。
没曾想,来到一处莫名山谷却能安心,至少暂时收敛冷漠。
风轻轻的吹开花丛,露出蜿蜒向前的古旧石板路。
彩色梦幻花海中间小路,龙角尖耳龙尾的白裙身影走得很慢,视线从远处围绕白裙身影慢慢旋转,旋转时能见四周山峰以及古树溪流。
静水映空,飞鸟无忧。
贴近水面可见上下两片花海蓝天洁云,以及两个相同的身影。
白雨珺循着某种吸引往前走。
花丛摇晃,一对梅花鹿领着幼鹿好奇盯着外来者,然后转身蹦蹦跳跳跑远,惊起一群小麻雀。
正往山谷里走去的白雨珺没在意那些小兽。
总是觉得这里和龙眠老家的白府很像。
走了很远,看见成片稻田,因无人打理而野蛮生长,田埂犹在,稻花无序,许多动物将这里当成乐园。
再往前,是一片池塘,奇怪的是感觉有股海风咸味。
白雨珺拨开杂草,沿着石阶来到水边,伸手抓起一捧池水。
凑到俏鼻跟前嗅了嗅味道。
“海水……这里有海眼连同大海。”
龙族对海眼有种直觉上的认知,确认这里真的能够连接大海,很神奇。
为了验证猜测随手吸上来一个海鲜,四尺长大龙虾,懒得剥壳直接吞进肚子里,确认真海鲜无疑。
直起身,望着前方花海和七彩花树林,隐约可见转角后有石牌坊。
“终于要揭晓答案了么?”
拿出拓印的图画看了看,再回忆一番,认定正是古庙壁画角落所画的地方。
将图画随手扔进花丛,找到老玄龟的千年海带。
张嘴给生吞了,懒得咀嚼撕碎。
海带好,尤其千年海带,富含某些成长急需的营养,让这条生长在远海的海带完成了宿命。
离开海眼池塘继续往前走。
蜿蜒小路变成了略宽的石板路,路边隔不远安置有青石灯盏。
不知不觉日落西山。
暖金色夕阳烧红了天空,石牌坊亦染上暖金色。
天色入夜,不经意间天空布满繁星,天河横空,淡蓝色月光下蜿蜒幽暗的山峦沉寂,就在这时,山谷里再次被点亮。
花树花海散发彩色荧光,巨树淡蓝光泽,无数荧光驱散黑暗。
石板路两旁的古老青石灯盏一个个亮起,原本安静的海眼池塘在淡蓝月色下展现活力,一条条海鱼跃出水面嬉戏。
夜静微凉,草间萤火虫儿飞。
飞过稻田如落烬,过水乱疏星,荧荧点光照归路……
手持纸伞的白雨珺已经走到牌坊下。
站在斑驳牌坊前似乎在思索,闭上双眸,夜色里仅能听见蛙鸣虫儿叫,白雨珺只是冥冥中有种直觉,觉得或许能发现秘密。
再睁眼,天赋开启。
眼前所看见的画面分做两部分,一半是彩色的现在,一半是黑白色的过去。
彩色的现在依旧是月夜,生机盎然。
而黑白色的过去却寂静无声,纯粹是过去的回溯镜像。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奇怪的是消耗并不大,白雨珺猜测可能与此地的神秘有关,无论如何,一切即将揭晓。
眼前的旧石牌坊,半边斑驳半边精美。
“很熟悉的感觉。”
带着疑问继续向前。
穿过素白梨花林,夜风吹拂花瓣洒落如雪。
当走过梨花林,看见一片清池,与自己的白府很像,也有一株老树以及普普通通宅院,无论现在还是过去,宅院窗户皆亮着烛光,宁静,安适。
“……”
过去的那一半画面看见了,窗纸烛光有两个身影,硕大龙角。
一步步走到门前,抬手,扶着院落木门的手有些犹豫。
最终叹口气轻轻推开。
现实中夜色下的小院和过去一样,没有杂草也没有破损,仿佛定格在初建之时,然而黑白色的过去拥有一种宁静的暖意。
走到小院里,目睹明亮窗纸上的身影心底涌出模模糊糊的熟悉。
回溯镜像没有任何声音。
两个影子却很熟悉,数次回溯见过的她,和昆仑墟里的他,慈爱温柔的影子抱着襁褓轻摇,另一个高大影子弯腰低头小心翼翼看着,很温馨。
白雨珺静静的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很近,亦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