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643章 你很博學嗎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殿下,请看看此字,奏……”
“奏!”
“奏!”
“奏!”
李治站在外面,负手看着。
李弘很认真。
不错!
李治看了一会儿,悄然出去。
“陛下,皇后来了。”
武媚来了,身边十余宫女内侍,把她簇拥在中间。
“陛下。”
武媚福身。
“你有孕在身,无须多礼。”
李治说道:“太子学的不错。”
武媚笑道:“太子每日早上来臣妾这里问安,随后就去读书,直至下学。”
这般刻苦的孩子罕见。
二人出去,李治看着外面的阳光,眉间多了阴郁,“英国公的病情怕是不妙。”
武媚的笑容也没了。
“李义府等人渐渐归心,朝中局势眼看着就要朝着陛下这边逆转,可英国公……”
李勣是李靖后的大唐第一名将,这样的人站在朝堂上,长孙无忌等人就不能肆无忌惮。
李勣若是去了……
“英国公若是出事,朝中将会大乱。”
李治觉得这个世间真的很有趣,“朕在慢慢的布局,就等着机会把……可却出了这等事。”
“谁能代替?”
李治的声音很平静。
实际上就是无奈。
武媚摇头,“无人能代替英国公。”
李勣在军中的威望高,他在,军队中那些世家门阀的人就会忌惮。
李治颔首,负手看着前方,“先帝离去,英国公果断站在了朕的这一边,这才稳住了朝局。后续废后他出力不小。可惜……”
武媚心中一凉:“真是不行了?”
李治淡淡的道:“已经卧床不起了。”
武媚深吸一口气,“这真是造化弄人。”
“王忠良跑什么?”
武媚诧异。
王忠良一路狂奔而来。
李治的视力还没完全恢复,眯眼……
眯眼看似很威严,但许多时候只是因为视力不好,这样才能看得更清楚些。
“他怎么跑的这般欢快?”
武媚觉得这个时候的欢快就是给皇帝上眼药。
“陛下!”
王忠良一边跑,一边欢喜的喊道:“英国公……英国公活过来了,英国公活过来了。”
武媚身体一震,“英国公好了?”
李治喝道:“快说!”
王忠良跑过来止步,喘息!
喘息!
喘息!
喘息!
李治冷着脸,“说!”
还敢卖关子!
天地良心,王忠良从进宫开始就在狂奔,若非限制,他甚至会骑马冲进来。
“陛下,英国公好了。”
李治心中一松,背着手看着周围,淡淡的道:“如何好了?”
“奴婢到时,英国公卧床不起,面色惨白如纸,医官们束手无策……”
那个时候王忠良真心觉得李勣要去了。
“武阳侯正在试试什么……糖盐水,医官们都说他这是胡闹,可两碗盐糖水下去,英国公竟然就有了精神……”
回光返照!
李治和武媚同时想起了这个事儿。
“奴婢出来时,英国公已经能坐起来了,脸上还有了些血色……”
武媚欢喜,“平安竟然会医术?我就说这孩子当年倒霉,那些年能活下来,怕是没医术不成。”
贾师傅的原身从小倒霉,经常遇到些莫名其妙的事儿,没点运气真心活不到今日。
“可什么糖盐水能治病?有这等事?”李治觉得很可笑。
王忠良笑道:“武阳侯说人腹泻会拉空了身体里的盐分和糖分,还有水分。必须要补充。否则不等医治人便去了。”
李治突然愣住了。
“陛下!”
武媚看着他,心想你若是想冲着平安弄什么……别怪我跋扈。
她越跋扈,李治就越放心,甚至巴不得她跋扈的名声传到外面去。
“当年……记得那时候朕还小,宗室有人腹泻,面色惨白,后来止住了,可一夜之间就去了。难道是因为这个?”
因为拉空了去世,这个说出去也太让人沮丧了吧。
武媚劝了几句,李治突然问道:“是何物致病?”
“说是苍蝇。”
嗯?
你觉着朕好忽悠?李治皱眉。
“医官们没寻到起因,不过武阳侯一去就找到了,说是那隔夜的卤肉被苍蝇爬了,恰好有什么病菌附着在上面,英国公早上吃了几块,随即发作。”
“苍蝇爬了?”
李治不解。
从小到大最常见的便是苍蝇,每当到了夏季时,苍蝇几乎是无孔不入。
至于吗?
“武阳侯怎么说?”
李治觉得这个事儿值得警惕。
上次他吃饭时,就有苍蝇爬在了食物上,他也没在意。
现在想来真的是膈应到了极点。
“武阳侯说苍蝇……苍蝇……”
王忠良欲言又止。
“说!”
这个蠢材,看样子又该责罚了。
李治指着边上。
“陛下。”
王忠良过去跪下,觉得很委屈,“那些苍蝇在脏地方爬来爬去……”
操蛋!
李治背过身,“可有把握?”
咱不知道!
王忠良说道:“武阳侯说只要不拉了,便给些清淡的食物养几日就好了。”
“竟然好了?”
李治随即吩咐道:“让医官在英国公家中盯着,不妥及时来报,就算是夜里也得报来。”
他心情大好,“来人,赏太子……字画两幅。”
老李家的字画……先帝最爱王羲之,宫中不但有王羲之的字,更有名家们的模仿之作。
但好东西被先帝带进了地宫中,李治也无法一睹为快。
但这事儿和太子没关系啊!
王忠良觉得皇帝怕是说错了。
武媚微微一笑,“平安果然是出息了……”
李治看了她一眼,“赏贾平安……美酒……”
武媚的脸有些黑。
阿弟救了李勣,你就是这么赏赐的?
李治淡淡的道:“李敬业与他情同手足。”
救了李勣也是应该。
武媚回身,“上次送来的那些好绸缎,给些给平安。”
你不给,我给!
李治的脸有些黑。
王忠良心中忐忑。
周山象也是如此。
“淡定!”
邵鹏觉得这是自己发挥的机会,“陛下想赏赐,可英国公死而复活……”
李勣听到这个死而复活,定然能掐死他!
“多少人会失望……”邵鹏一脸云淡风轻,“如此皇后出手赏赐,自家人,谁也不能说。”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43章 你很博學嗎分享
还有这等弯弯绕?
你好有才!
周山象看向邵鹏的目光中带了些钦佩。
嘶!
晚上怕是又要冷水浴了。
……
“辅机!”
长孙无忌抬头,“何事?”
韩瑗进来,默不作声的跪坐下,随后一拳捶在案几上。
毛笔跳了一下。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李勣的病情好转了?”
韩瑗无声点头。
“知道了。”
长孙无忌低下头,拿起毛笔缓缓书写。
就在韩瑗以为他无所谓时。
“不是说不治了吗?”
韩瑗嗤笑一声。
你在嘲笑老夫?
长孙无忌默然看着他。
“辅机,你可能想到……是贾平安出手救治了李勣?”韩瑗就像是见鬼般的模样,“你可想过贾平安竟然会医术?”
他看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神色平静。
果然是长孙无忌,这份静气就让老夫叹服。
长孙无忌的眸色微动,“可恨!”
……
宫中赏赐了武阳侯几大车绸缎,说是皇后给的。
“阿娘!”
杨氏坐在榻上,身边是外孙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抬头,俊美的脸上多了些冷漠。
丰腴的武顺进来了。
“你莫要唧唧喳喳的。”
杨氏穿着单薄,虽然七十多岁了,可肌肤依旧细嫩,身材依旧不错。
武顺微微嘟嘴,不小的人了,竟然有些少女之态,“阿娘,先前我想进宫,宫中说有事不便……阿娘,媚娘莫非和我生分了?对了,我还看到宫中的大车,说是媚娘赏赐了贾平安几大车上好的绸缎……”
杨氏皱眉,“小贾这人不错,你莫要腹诽他,免得媚娘不高兴。”
武顺看了她一眼,笑着应了,然后摸摸儿子的头顶:“敏之可想和我进宫吗?”
杨氏吓了一跳,“敏之不小了,如何能进后宫?没得被人诟病弹劾。”
武顺笑道,眼神淡淡,“可贾平安都有孩子了,依旧在后宫进出自如呢!”
“胡说八道!”杨氏摆摆手,“你且去!”
武顺福身,“如此我便去了。”
“阿娘!”
贺兰敏之喊了一声。
武顺笑道:“敏之想要什么?”
贺兰敏之摇头。
武顺随后出去。
外面一个男子在等候。
“见过夫人。”
男子三十余岁,丰神俊逸,微微一笑,更多了儒雅。
“彭正字。”武顺淡淡的道:“我正好准备进宫,你可随我去……”
“是!”
男子叫做彭颖,太子正字。
晚些到了宫门外,武顺回身,“可有把握?”
彭颖拱手,朗声道:“下官遍览群书,自问侍奉殿下读书并无不妥之处。”
“那我便担保你宦途青云!”武顺微微点头,步子从容。
彭颖的眼神灼热,低声道:“为了抱负,便低头又有何妨?”
晚些,武媚接到了消息。
“她去了陛下那里。”
邵鹏神色冰冷。
武媚没动。
“皇后!”
一个内侍进来,禀告道:“说是给太子殿下增添一位侍读。”
“新侍读?”
武媚随口道:“五郎还小,要那么多侍读作甚?”
这个问题注定没有人能够回答。
晚些,彭颖就出现在了课堂里。
赵二娘正在上课,蒋林遵带着他进来。
好个英俊不凡的男子!
赵二娘也难免一瞬失神。
“这是太子正字彭颖,此后便是太子侍读。”
太子侍读无定员,理论上来多少个都行。
彭颖拱手,“见过殿下。”
赵二娘不过是给李弘启蒙的老师,等李弘再大些后,就要换人了。
她面色微红,“见过彭正字。”
彭颖微微一笑,赵二娘心跳加速了些。
太英俊了!
怎么办?
曹英雄看着彭颖,心中生出了沮丧来。
这么英俊的一个人,只是看着就赏心悦目,我拿什么和他比?
彭颖坐下,对曹英雄微微颔首。
开始授课。
李弘一直不动声色。
晚些结束,赵二娘多看了彭颖一眼。
真的英俊!
关键是还有一种矜持的味道,也就是后世说的逼格。
彭颖起身行礼,“殿下可有不解之处吗?”
赵二娘一怔。
这不该是我问的吗?
曹英雄更是懵。
我怎么忘记了此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李弘摇头。
太子不喜说话?
彭玉含笑道:“所谓授课,必然是有说有问,殿下心中有疑惑,只管道来。”
李弘再摇头。
曹英雄倍感威胁。
第二日。
彭颖早早来了,寻了赵二娘说话。
“殿下聪慧,我觉着是不是该多教授些别的?”
彭颖张嘴一笑。
赵二娘就有些情不自禁……
“教授什么?”
“别的。”彭颖笑道:“我精通各家学说。”
赵二娘点头,“也好。”
但这事儿不是他们能决断的。
赵二娘去寻了蒋林遵,蒋林遵又去请示皇帝。
不知说了什么,皇帝竟然同意了。
这一日,消息传来,彭颖看了李弘一眼,“殿下,从今日起,臣来教授殿下别的。”
他一坐上去……
“……”
曹英雄觉得不对。
“你教授的还是儒学。”
什么别的学问?
什么学富五车。
甘妮娘!
你教授的依旧是儒学!
皇帝对儒学态度暧昧,可彭颖竟然混了进来……
曹英雄想到了兄长的话。
——不可让太子被儒学洗脑。
洗脑什么意思他不大懂,只知道不能让太子变成儒学的信徒。
彭颖微笑,眼神却颇为轻蔑,“我也精通百家。道家,法家,墨家……”
彭颖侃侃而谈,姿态从容。
而曹英雄看着就是个无能的蠢货,竟然不堪一击。
“……爱人如己……”
墨家的兼爱非攻,在彭颖的口中娓娓道来。
赵二娘听的入神。
李弘也是如此,不过他不大懂。
他竟然博学如此?
曹英雄想到了彭颖先前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带着轻蔑。
而蒋林遵送彭颖进来时,看了他一眼,那眼神。
——你完了!
这些人是想用彭颖来换掉自己。
难怪……耶耶长得就这样,看着没威胁吧,可彭颖却从第一日就带着敌意,分明就是要针对我!
卧槽尼玛!
曹英雄自觉无害,可架不住有人上杆子要干他啊!
“彭正字教授这些,陛下可知晓?”
皇帝对太子的教学很重视,你突然改教材,想作死吗?
彭颖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陛下知晓。”
“我却不信!”
曹英雄记得贾平安说过……太子现在只是识字,背写经典。什么兼爱非攻,太子能懂?
“太子如今只能识字背书。”
这是当初定下的规矩。
“那是去年。”
彭颖淡淡的道:“殿下又大了一岁,该进学了。”
“曹侍读你可能教授殿下什么?”
呃!
曹英雄读的便是儒学,可论儒学,太子身边的谁都比他强大。
我能说什么?
曹英雄心一横,“殿下还小……话说彭正字可是五岁就进学了?学了什么?可能给曹某说说?”
你一天吹牛笔,来,给哥说说。
彭颖看了他一眼,仿佛是看着一个傻逼,“太子殿下聪慧不凡。”
你这个傻缺,太子自然比我们都聪明。
这话不但讨好了李弘,更是碾压了曹英雄。
就凭你,也配和我辩驳?
彭颖见他毫无还手之力,不禁就笑了。
有人说曹英雄狡黠,可我和他说学识,他怎么去狡黠?
来。
你狡黠一个看看。
曹英雄看了看赵二娘。
我必须要寻求盟友。
但赵二娘……
那眼中竟然多了欣赏之色。
你特娘的是哪边的?
曹英雄干咳一声,说道:“可惜兄长没在。”
赵二娘一怔。
贾师傅就浮现脑海。
我怎么忘记了武阳侯?
不,是武阳侯许久没来了。
赵二娘果断说道:“教授殿下得循序渐进,不可贸然。”
你先前看我的眼神可不是这样的!
彭颖不知赵二娘为啥变了,但却有自己的底气,“陛下都点了头。”
你两个棒槌也配阻拦?
“太子身为国储,自然不能和外面那些学生一般的读书,要博览群书,要知晓天下事……”
彭颖神色从容。
外面来了蒋林遵。
见状不禁微微一笑。
果然是大才,一番话说的赵二娘无话可说。
实际上在先帝时儒家在朝堂上并没有冒头的机会,看看那些重臣,都是刀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都是在运筹帷幄中走出来的……
你说老夫学问精深,少说能值一个刺史吧?
先帝保证会一巴掌抽死你,再把你的先生赶到南方去教授那些土人读书。
但从先帝令孔颖达等人编撰五经正义后,儒学还是复苏了。
若是在汉武帝前,那么先生们可供教授的学识有很多,随便帝王选。
朕想用黄老之术。
明天觉得不行,那就换一个。
可汉武帝上台后,却一扫百家,独尊儒术。
汉武帝爽快了,可后世却麻烦大了去。
比如说先帝当时想兴教育,可仔细一瞅。
朕草泥马的淡!
竟然只有儒学有体系,其它的学说大多散乱不堪。
也就是说,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儒学。
于是孔颖达等人粉墨登场,儒学就这么再度冒泡了。
到了现在,儒学成为了教材。现在看着不打眼,等数十年后,那些儒学出身的臣子们势力庞大,儒学……
也该改名叫做儒家了。
曹英雄确实在学问上不够扎实,所以无言以对。
但……
“殿下还年少!”
“年少不是借口。”
彭颖淡淡的道:“我听闻过你,原先科举不过,后来寻人做了小吏,就这么一步步的上来!”
怼他!
蒋林遵抚须,心中暗爽不已。
换掉曹英雄,这是太子身边‘有识之士’的共识。
曹英雄脸不红,心不跳的道:“英雄无须问出处。”
你的脸皮厚的……
彭颖轻蔑一笑,“太子侍读何等的重要,你这等不学无术之辈,可知晓什么是博学?不知?哈哈哈哈!”
曹英雄面色涨红。
“你很博学吗?”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
曹英雄狂喜。
“兄长!”
……
求票!